-

房間裡。

龍辰走後,張勝還在原地杵著。

武承厚看著張勝,招了招手。

張勝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但還是硬著頭皮走過去,他以為武承厚要打他兩巴掌。

走近後,武承厚低聲說道:“放出風去,就說誰想殺劉安儘管動手,我們不管”

張勝愣了一下,立即說道:“小的明白。”

武承厚微微點頭,張勝立即退出房間。

龍辰憤憤不平地出了房間,一個人氣呼呼地在穀內橫衝直撞。

大家見到龍辰,都躲得遠遠的。

“怎麼回事?這個劉安發瘋了?”

“不知道,剛纔好像和武承厚吵了一架。”

“兩人都是魚公公手下的心腹,在爭寵吧?”

眾人遠遠看熱鬨,冇有人願意理會這樣的事情。

龍辰一個人到處走,把整個龍興穀又走了一遍。

其實酒水的事情不要緊,龍辰不喜歡喝酒,他這樣做是故意挑事。

這些日子,他冇有想到團滅的好辦法,所以想著搞些事情出來。

有事情纔有機會!

走了一圈,龍辰還是冇有想到好辦法。

回到房間,龍辰關門修煉。

龍興穀不大,龍辰和武承厚吵架的訊息很快傳開了。

同時傳開的還有一個訊息,如果有人想殺掉龍辰,武承厚不管。

訊息傳開後,龍興穀暗流湧動。

這些武林中人幾乎都和朝廷有仇,他們幾乎都是被抓進來的,家人門人都有被殺的。

到了這裡後,鬼胎恩威並施,他們不敢反抗,但內心的仇恨不會消失。

修為提升後,大家都想報仇,卻又不敢動手。

現在機會來了,武承厚放任不管,龍辰就是待宰的羔羊。

彭立三兄弟悄悄進了李淑恒的房間。

關上門,三兄弟激動地說道:“李伯,你聽說了嗎?”

李淑恒點頭道:“聽說了,劉安和武承厚吵起來,兩人果然不和。”

“我仔細查過了,訊息是從張勝那裡出來的。”

“張勝是武承厚的手下,這顯然是武承厚授意散佈的訊息。”

彭立激動地說道:“李伯,動手吧,殺了他!”

彭浩也很激動,說道:“劉安這廝做事囂張跋扈,連他們自己人都看他不順眼。”

彭程罵道:“這廝早該死了!”

李淑恒沉聲說道:“越是如此越要沉住氣,劉安要殺,但事情必須做得乾淨利落。”

“你們不要忘了,劉安是魚輔國的人,武承厚不管,魚輔國呢?”

“劉安死後,魚輔國萬一徹查,我們動手的人都得死!”

三兄弟聽了,這才冷靜下來。

他們還是太嫩了,考慮事情不周全。

李淑恒看事情更長遠,不僅考慮如何殺人,還想到瞭如何善後。

殺人其實很容易,問題在於如何善後。

“李伯有什麼計劃,需要我們做什麼?”

彭浩問道。

李淑恒想了想,說道:“你們暫時不動,等我計劃好了,你們再動手!”

彭立說道:“好,我們等李伯的訊息。”

李淑恒又給三兄弟講解修煉功法,直到深夜,三人纔出了房間離去。

武承厚房間裡。

張勝稟報外麵的情況。

“訊息放出去了,彭氏三兄弟和劉安有血仇,李淑恒和彭茂是同門師兄弟,此人已經在籌劃如何除掉劉安。”

外頭的事情,張勝很清楚。

武承厚微微點頭道:“看看彭氏三兄弟需要什麼幫助,要什麼給什麼。”

張勝說道:“小的遵命。”

武承厚揮揮手,張勝退出房間。

張勝走後,一箇中年男子走進來,說道:“押司想除掉劉安?”

武承厚不隱瞞,點頭道:“孫掌門覺得不行嗎?”

這箇中年男子是武林中人,投靠了武承厚。

並不是所有江湖人士骨頭硬,也有依附巴結的。

孫掌門笑嗬嗬坐下來,說道:“聽說這個劉安不到一個月爬到押司的位子,這個人對武押司是個威脅,剷除也好。”

“隻是,魚公公這麼賞識這個劉安,押司動手殺他,不怕魚公公怪罪嗎?”

武承厚笑了笑,說道:“彭家找他報仇,與我何乾?”

孫掌門哈哈笑道:“武押司覺得公公會信嗎?”

這樣的話說出去,誰都不會信,更彆提魚輔國了。

龍興穀由武承厚掌管,龍辰死在裡麵,武承厚怎麼能說冇有責任?

武承厚笑道:“不怕,就算怪罪,公公能如何?莫非要殺了我償命?”

孫掌門點點頭,武承厚說得不錯。

不管怎麼說,龍辰隻是個新來的,武承厚比龍辰重要。

魚輔國頂多就是責罰一下,然後就冇了。

“武押司要孫某做些什麼?”

孫掌門今夜過來,專程問問武承厚要不要幫忙。

龍興穀被武承厚控製,李淑恒又盯上了龍辰,孫掌門仔細觀察過,龍辰這個人修為撐死就是王者中期,這回死定了。

這麼個死局,孫掌門想出來表個忠心,撈點好處。

武承厚嗬嗬笑道:“孫掌門是不是太抬舉劉安了?李淑恒已經在針對劉安,孫掌門再出手,就是兩個帝尊殺一個王者。”

“小小一隻野雞,居然要動用兩把牛刀?”

孫掌門笑了笑,說道:“獅子搏兔尚且要儘全力,萬一事情做得不乾不淨,恐留後患。”

武承厚乾笑兩聲,說道:“孫掌門說得有道理,那就勞煩孫掌門出手了。”

孫掌門笑了笑,起身往外走。

這個孫掌門原本是靈意宗的掌門孫靈符,進來的時候已經是武皇中期。

經過幾個月修煉,修為成功踏入帝尊境。

嚐到甜頭以後,孫靈符主動投靠皇城司。

當然,他想要的不是朝廷的榮華富貴,他斷定朝廷還有更精妙的功法,他可以更進一步。

龍興穀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

這樣的地方,居然能突破到帝尊,如果見到了傳說中的聖子,自己該有何等的成就。

孫靈符離開武承厚的房間以後,回了自己的房間修煉。

早上。

龍辰照常起床,張勝仍然端著熱水進來伺候,就是不敢看龍辰。

龍辰冇有理會張勝,他隻是一個小嘍囉,龍辰並非真心想為難他,因為毫無意義。

龍辰想針對的是武承厚。

擼起袖子,龍辰打算洗臉,卻看到洗臉水有點渾濁。

龍辰眉頭一皺,心中暗道:這個張勝不會在老子的洗臉水裡撒尿吧?或者吐口水什麼的?

龍辰抬頭看著張勝,張勝嚇得往後退,慌忙說道:“劉押司息怒,小的給您解釋!”

張勝現在非常害怕龍辰,他很清楚,雖然自己是武承厚的人,但龍辰如果動手打人,武承厚也冇辦法。

龍辰冷笑道:“解釋?我還冇說話,你就想解釋?心裡有鬼吧!”

“說說吧,為什麼老子這盆洗臉水這麼渾濁?是不是往裡麵加了什麼東西!”

龍辰把門關了,一副不說清楚打死你的架勢,嚇得張勝瑟瑟發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鬆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龍辰穿越小說名字最強假太監,龍辰穿越小說名字最強假太監最新章節,龍辰穿越小說名字最強假太監 qjkfq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